240 发简信
  • 深夜渔歌(三行诗)

    当我被浓雾困住,无法动弹 才想起爷爷童谣里唱过: 太阳的儿子,海妖的眼睛

    0.1 24 0 3
  • 吴宇良的秋裤

    又到了每年提问有没有穿秋裤的时候了。这个问题我觉得可以类比为“吴宇良的秋裤”问题,在扒了裤子之前你永远都不知道我穿没穿秋裤,这种状态下就可以认为...

  • 120
    八月十四

    七月十五红边儿 八月十五落杆儿 等得青枣花儿的日子 压水机吱嘎嘎的响 拉秧以后,爬豆该留种了 麦子们将要离家远行 农村里的事他们知之甚少 田属于。。。

  • 120
    我们

    有什么用呢 背靠着果壳 可怜的小家伙 穷尽一生去记忆复杂的洞穴 或 参加伟大的集体劳动 同伴们都没有眼睛 他们依触角 和 储藏的食物辨别彼此 最...

  • 日记

    十月十六日 用光了颜料,金黄色 被我全部涂在变压箱上 拐过街口买烟一包,水三瓶 晚饭后修好了卧室的台灯 窗外沉积的血于天际缓流 十月十七日 你送...

  • 赢百万彩票注册 生冷的风把灵魂抽离 故乡或者我去到过的别的地方 填满我的身体 慌乱的吆喝声从遥远 神秘的境地,给我关于黄昏的体验 它从背后拍打我,提醒我 是不是...

  • 不能成为神

    当我们汇入滚滚人流 便失去了成为神的力量 天上的河,流落人间 每一滴水不再闪耀 流浪的天河 被同样流浪的沙子无情绞杀于灿烂阳光 身负罪孽的灵魂不...

  • 一号

    雪花不会为了飘散而飞舞 夜里思考着更暗更纯粹的东西 是美吗 折翅的雁 有人会认同沙漠中 每一粒沙都是充实的吗 若他正是那只绝望的雁…… 沉默来着...

  • 014

    以为还是那些蝈蝈 真是一个让人怀念感慨的夜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