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花时节又逢君 - 简书

字数 2858阅读 22

 恶龙潭  香风阵阵,仙乐飘飘,姹紫嫣红乱成一团,娇笑声不绝。  一道身影卓然立于其中,锦袍绣带,神圣高贵,仿佛周围一切都是为他而存在,却怎么也看不清他的面容。  远远的,一个细细的声音传来,略显焦急:“神尊大人!神尊大人!”  笑闹声中,他却注意到了,挥手,周围立即静下来。  “有事?”声音柔和。  “我……能不能做你的神后?”羞涩,带着期许。  哄笑声炸开。  “笑什么!我喜欢神尊大人,我就是想做神后!”半是羞恼。  “那就修仙吧。”声音里带了笑意。  ……  转眼工夫,画面已经变了,云潮翻涌,茫茫无际,其中两道人影十分模糊,只觉得一个高大颀长,另一个则略嫌矮小。  “求神尊大人成全。”细细的女子声音。  “本非同类,你若执意如此,便是有违天道,必遭天谴,”男人的声音依旧那么温和悦耳,“人类有六道轮回,你却没有,若断了根本,到时只会落得精魂俱灭的下场。”  “那又何妨!我只求报他一世。”话中尽是傲气。  男人默然片刻,叹息:“这是瑶池水,若饮下,便可化去本形,精魂得以与他一道投胎转世。”  “多谢神尊大人。”喜悦。  “饮下此水,从此便非我族类,仅换得一世相守,他难道比成为神后还重要?”  沉默。  “我只是区区小妖,与仙道无缘,神尊大人离我……太远。”  “永堕轮回,断却仙缘,你……”  “不求仙道,愿生生世世做凡人。”  “不后悔?”  “不悔。”  .  浑身如抽筋剥骨般的疼,红凝嘶声惨叫,直到被痛醒,倏地从床上坐起,已是汗湿衣背,摸摸身上皮肤完好,她擦擦额头冷汗,照例发呆。  从穿越前记事时起,她就开始做这个荒唐的怪梦,一直做到穿越后的今世,几乎每个月都会有一次,有时她甚至怀疑这梦在前几世就开始缠着自己了,那个女子和自己有什么关系?神尊大人又是谁?可惜梦中始终看不清他们的模样。  “红凝!醒了么?”敲门声。  “啊,好了。”  “师父叫你吃饭。”  “就来。”  门外声音消失,红凝迅速翻身下床,利落地换过衣裳,跑出门去。  茅檐木桌,十分简朴。  桌上摆着两菜一汤,很是清淡粗陋,三个人坐在桌旁,却只有红凝一个人吃饭。其余两人都坐在旁边,面前只放着杯清水,一个是看上去三十多岁的青衣男子,一个是十七八岁的冷俊少年。  男人语气中略带疼爱:“红凝,你脸色不好。”  红凝只顾埋头扒饭:“做噩梦了。”  男人皱眉:“又做噩梦?”  见他担忧,红凝忙笑道:“反正都做了这么多年,不也没事吗,师父担心什么。”  男人点头:“今日十五,阳气衰减,你师兄正好能摄取日精,我也要闭关,你既不修道,不如去采些药回来吧。”  红凝应下,随即嘀咕:“成天修道,有什么意思。”  男人嘱咐:“每逢十五阴气大盛,那些木魅精魂都会出来摄取天地精华灵气,你不可走远,万事小心,午时过后定要回来。”  “知道知道,每次都要说这些,”红凝埋怨,随即又指着桌子上的菜笑,“你们都修仙,一个总吃药,一个只喝水,哪有我这样的口福。”说完夹起一筷子菜,故意叹气:“师父的手艺越来越好了!”  旁边少年哼了声。  青衣男子摇头笑:“辟谷之术,可致长生,你总不肯修。”  红凝不在意:“天天清心寡欲修仙,放着红尘里这么多好东西不能享受,长生有什么好,我这辈子是没福分成仙了,还是安心给你们打下手吧,将来你们两个得道成仙,可别忘了我。”  少年冷冷道:“长生自然好,我们还年轻,你就已经是老太婆了。”  红凝白眼:“随便你怎么说,我是不会修的。”  少年道:“天生一颗凡心。”  .  山溪流泻,汇聚成潭,时值四月,这里的潭水却散发着阵阵逼人的冷气,左岸是峻峭的悬崖。  夜里惊出太多汗,身上黏乎乎的,红凝放下装满草药的篮子,脱衣跳入潭中。  寒潭碧波荡漾,水质清澈,却深不见底,据说名叫恶龙潭,至于潭底下究竟有没有恶龙,红凝在这山中住了十来年,早就不害怕了,因为连师父也没察觉到里面有妖气,估计只是个名字,就算真有龙,也早已被谁收去,或者遭了天劫了。  其实若是从前,谁告诉她世上有龙,红凝肯定会笑话一通并斥之迷信,然而自从来到这个世界,十年里亲眼目睹无数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,她的科学信仰早已被推翻。  是的,在穿越前,她叫红灵,是个十足的现代人。  要问怎么穿越来的,直到现在她都没弄清楚,只知道在茶花丛中游览时晕倒,醒来就成了个丢在路边的襁褓中的婴儿,随即被现在的师父救起。  师父叫文信,师兄叫白泠。  变成婴儿已经有点接受不了,更令人接受不了的是,看上去三十来岁文弱儒雅的师父,其实已经一百三十三岁!而白泠师兄更有三百九十六岁“高龄”,他是只冰妖。  自小跟师父修习强身健体之术,泡在凉凉的溪水里也不觉得冷,看着白嫩细小的手臂,红凝苦笑,在某个时代她年已二十二,可现在,她只有十二岁——十二年,她从婴儿长成了女孩,师父与师兄却没多少变化,不得不承认,修仙对美容是有好处的,若在现代办个辟谷养颜的美容院,不吃饭,既可减肥,又可养颜,还可节约钱财,估计愿意光顾的女士肯定也不少。  十年,有关那个时代的记忆已经变得模糊,唯一可纪念的就是读音相似的名字。  这场穿越,会不会和那个奇怪的梦有关系?这事她也曾私下问过师父文信,然而文信也不清楚具体是什么缘故,只说她的前世可能与那女子渊源不浅。  红凝泡在水里沉思。  就在此时,离她不远的地方,原本碧沉沉的潭水忽然起了涟漪,越来越大,渐渐地开始发出“咕咚”的声音。  .  经常接触某些东西,感觉也就变得格外敏锐,红凝惊觉不对,定睛一看,潭中央的水竟已沸腾起来,似被煮开了一般,同时一股妖气直冲云天,她顿时大骇,立即就要跃上岸去。  左腿被什么东西缠住。  冰冷,滑滑的,还有些硬。  成精的水蛇?红凝鸡皮疙瘩冒出来,忙低头,深深潭水中看不到那东西的首尾,只见它的身体足有水桶粗细,漆黑如墨,上面还生着一片片坚硬的鳞甲!  哪里是什么蛇!  妈呀,竟然碰上这东西!红凝吓得尖叫:“师父——师兄——”  龙身虽滑,那腿却始终被缠得紧紧的,收不上来。  想不到这潭中真有恶龙,听说恶龙有吃人的,以人的精魂修练灵珠,别说如今身边无法器,就算有,单凭自己也绝对制不住它,文信白泠都在修炼,传音符不在,怎么办?红凝这才开始后悔当初没认真修习法术。  情急之下,反倒激发了求生本能,她尽量镇定,张口便要念脱身诀。  就在此时,龙身忽然改为卷住她的腰,猛地往下一拽。  水从四面八方淹来,冲入口鼻耳朵,红凝被呛住,顿时大为后悔,早知道就该先念避水诀,如今嘴巴进水,是什么诀也念不出来了。  水中,隐隐传来阴沉的得意的笑声,如雷鸣。  幸亏红凝天生胆大,虽然恐惧,却仍睁大了眼——明明师父都看过这里没有妖气,怎么会突然冒出条孽龙!  借着模糊的天光,她终于发现了缘由。  水面下约一丈处,石壁上竟然有个半人高的洞。  红凝顿时明白过来,想必是这洞通往别的什么地方,恶龙平时根本不在潭中,今日跑出来摄取日精才让自己撞上,怪不得先前没有妖气!  腰间清楚地感受到鳞甲的颤动,恶心与恐惧一并袭来,窒息感越发强烈,她不由拼命挣扎,然而十二岁的小孩力气能有多大,那龙直卷着她往潭底拖。  正在绝望之际,一道金光如流星般从头顶坠落。  红凝惊。  黑龙大约也觉得奇怪,停住动作。  转瞬间,那东西已经落到潭底,似被摔破了,化作数不清的星星点点的碎片,四五丈深的潭底看上去就像是夏季浩瀚的夜空,缀着繁星无数。  星光一闪一闪,竟然开始发起芽来!

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