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活的“偶遇”(6) - 简书

字数 899阅读 11

      从上个星期天早上开始,我病了几天。头晕、恶心、全身发软。我一直躺在床上很不舒服。儿子在隔壁自己的房间,他把门开着,一听见我叫他或者我呻吟的声音大一点,他就赶快过来看我需要他帮着做什么。看我想吐,他就去拿了一个小脸盆放在我床边。后来看我实在忍不住吐了,他就来帮我上下揉背。我吐完了,他马上倒水来给我漱口。然后把脸盆拿走,先把脏东西倒了,又好好洗干净再擦干脸盆,最后又拿到我床边来放下。

      因为是星期天,附近的医院不开门,我这头晕又算不上急诊,就只好吃了上次也是头晕时用过的药。到了下午身体似乎好一些了,我担心什么东西都不吃会更没力气,就让儿子去做点粥。他平时不太做饭,我担心他做不好,他说:“你不管,我能做好。” 他去做好了粥,盛了一碗给我端到床边。我尝了一口,好像粥里放了一点盐。我问他,他说:“我怕你没有胃口,放一点盐比什么味道都没有要好吃一些吧。”亏得他想到了这一点。

      第二天是星期一,我要去医院。正好天下着小雨,儿子就打了一把伞送我去医院。自从儿子进了初中以后,我和他一起上街,即使只是和他走近一点,他都不愿意,马上想离我远一点。那天我几乎难受得连腿也伸不直,走起路来都很吃力,我就拉住了儿子的胳膊,他一改往常不许我碰他的态度,顺从地让我拉住他,和我并排走着。到了医院以后,医生给我打点滴的一个多小时里,儿子就一直坐在旁边的凳子上等我。凳子没有可以靠背的地方,他后来说坐得有点累了。医生是让我睡在一个小床上打点滴,还在我身上盖一条薄毯子。儿子看我的脚还露在外边,就赶紧给我盖好了。打完点滴,他又一直迁就我慢慢走回了家。

      想起儿子小时候,有一天晚上我也是突然上吐下泻,肚子疼得人都站不起来。是当时才四岁的儿子拿起电话,帮我接通了日本消防车和急救车的报警电话----119,叫来了急救车。过去了很多年,儿子长大了,心理上,生理上都和我有了“隔阂”和“代沟”。但是一旦到了关键时刻,儿子还是我的一座大山。想到这些我不由得很是欣慰。


题外话:当年因为老公出差不在家,儿子不得不和我一起坐上急救车去了医院。但对当时正痴迷于收集各种各样迷你车玩具的儿子来说,能坐进急救车,亲眼看看急救车内部有什么设备,这可是“千载难逢”的机会。


图片发自简书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