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里的花 - 简书

0.384字数 1169阅读 34

亚平快要死了。临死前他对米娜说,我的坟将来一定在一个地方,那里,树上的花,将每年两次落在我上面。

米娜以为他在说着梦话。半夜里起身,握住亚平的手,在漆黑寂静的夜里,独自流泪。难道死亡真的要来了吗?他真的要离开我了吗?这预感强烈到米娜再也无法入睡。索性起床给亚平喂了一点水。转身去了阳台,点了一颗烟,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。生离死别从来都是如此的煎熬。

图片发自简书App

亚平病了很多了年了。米娜一开始认识亚平的时候,亚平很干净,也很沉默。但是亚平的眼睛是明亮的。他们在一次朋友的聚会上认识,一见钟情,干柴烈火,直接燃烧了起来。

像是有前世今生,他们感受不到彼此的隔膜,像是失散多年恋人重逢,像是认识很久的朋友。他们相拥相吻,眼里带着怜惜,手上带着风的温柔。将对方的每一寸肌肤都抚摸进梦里。

也许是天妒他们之间的爱了吧。这么甜蜜的爱连神灵都嫉妒呢。他们的爱快要在人间抵达天堂了,像是人类建造的巴别塔一样,神灵害怕了,这还了得,本应该是罪人的人类,已经被赶出伊甸园的人类,怎么可以永远的享受这苹果树下,比死还要坚强的爱情呢?

亚平是在给米娜买礼物的那天晚上出车祸的。那是他们在一起的一周年,亚平想要给米娜一个惊喜,用自己半年偷偷积攒的钱买了一个钻戒。钻石闪烁,亚平说他们的爱情,要像这钻石一样,坚不可摧,直到永恒。即使天崩地裂,钻石一样坚硬。

图片发自简书App

车祸的一瞬间,亚平失去了意识。醒来的时候,第一眼就看见了身边的米娜。米娜擦了擦脸上的泪,亚平知道了一切,他永远的失去了他的双腿,他成了一个终身要躺在床上的人。亚平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噩梦,真希望这是一场噩梦,醒来一切都还是那么美好。

可是残酷的现实并没有放过亚平。他的身体慢慢的变坏。他依然爱着他的女人,但是他觉得他没有能力再给她爱了。除了在心里爱她,亚平越来越觉得自己是个累赘了。每个人都要经历这么一段绝望的爱情,爱在心里,死在心里。

亚平计划着自己的死亡,他每天偷偷的藏下了一粒镇静药物。那天晚上是他攒够药物的夜晚。月光如水。他仿佛忘记了疼痛,忘了了要离别他最爱的女人。他对米娜说,将来在一个地方,那里,树上的花,将每年两次落在我的上面。

亚平真的离开了,去了另一个世界。米娜默默的收拾着一切,处理完一切,米娜在一个黄昏,亲自去亚平的坟上,种了两棵树,一株梨树,一株桃树。小小的树苗在风中摇晃,像是亚平在打着招呼。米娜一个转身,含泪消失在远方里。

图片发自简书App

多年以后,一个名叫尼米的女孩来到了这座坟前,小女孩胖胖的很可爱,一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望着一切,她的头上带着粉红色的蝴蝶结,她的脖子里带着那枚钻石戒指,用项链挂在了脖子上。在阳光下闪闪发光,异常的美丽。

赢百万彩票注册那是一个星期五的黄昏,女孩看到了坟头的两棵树,一株梨树,一株桃树,那天细雨蒙蒙,微风吹拂,无数的花瓣几乎笑着拥抱了坟墓,纷纷的落下,仿佛他们相爱了。女孩想起母亲的话,掩面哭了起来。

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