步步望归尘 - 简书

字数 3838阅读 2417

第一回 把落胎药拿来!

发布:2017/12/16 21:24:15

加入书架

 

今日,是个大喜的日子……是云墨纳我为妃的日子,也是他登基为皇的日子,更是他迎娶我妹妹苏落雪为后的日子。我孤伶伶地坐在我的清浅殿里,换下了浅红色的喜服,披上月白的衣裳,走出了大殿。正值寒冬腊月,外面冷风呼啸,大雪纷飞,只是我的心,却是要比这天儿还要冷上几分。我走到院子角落处一棵榕树下,跪了下来,两手扶开地上的雪,露出了土地,我找来了枝桠当铲子挖出了一个小坑来。寒风刺骨,我衣裳单薄,双手早就冻得通红,我从袖里取出一枚血红勾玉,放到了小坑里,“云锦,你下辈子……不要再遇见我了。”也不知是风太寒,还是怎的,我只觉得眼眶一涩,竟是落下泪来。“苏清浅!”忽然一阵怒喊,打破了这风的呼啸。我身子微颤,不用回头也知道,是他来了,那个说只要我助他登上皇位,便许我后位,与我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男人。原以为他今晚不会过来,而苏落雪也不会放他过来的,所以我才敢放心地在这埋东西,若不是找不来黄纸,我想,我大概还会烧些黄纸给云锦,希望他能早日投胎到普通人家去,不要再来沾染这皇室的浑浊了。见我没有做声,云墨冲过来一把揪起地上的我,恶狠狠地说道:“今日是朕登基的日子,是朕与你大婚的日子,你竟在这哭念云锦,你是想让天下人都取笑朕吗?”我呵呵一笑,并没有看他,只是淡淡地说道:“皇上此言差矣,今个儿,是您与落雪的大婚,而我,不过一个妾,算不得大婚。”“你在恼朕?!”“臣妾不敢。”“苏清浅,你看着朕!!”“臣妾不敢。”是的,我不敢,我不敢看他的眼睛,我怕看到他眼中再没有我的身影。“你敢,你有什么不敢,你如今都是朕的妃子了,还敢在这悼念云锦那个逆贼,你还有什么不敢的?”云墨掐着我的脸颊逼着我看向他,我鼓起勇气,与他四目相对,是吧……他的眼里,什么都没有。我没有说话,似乎说什么都是枉然,说什么都能惹恼云墨。他阴沉着脸看着我,然后对着身后跟来的宫人说道:“把落胎药拿来!”我顿时睁大了眼睛,心中惊涛翻涌,云墨怎么会知道我怀孕了,难道他真的以为,这个孩子……是云锦的?原本任由云墨钳制的我,猛地抬起双手死命地想要掰开他掐住我脸颊的手,我口齿不清地说道:“不、不要,云墨不可以……这孩子,他是……唔……”原本我不想告诉云墨这个真相,不想让他知道我怀了他的孩子,因为,我打算过几日等他以为事情都尘埃落定的时候,带着肚子里的孩子逃出皇宫,和母亲一起远走天涯。可是现在,为了保住孩子我不得不说出真相,却不想“你的”二字还没说出来,云墨就亲手将落胎药灌入了我的腹中。直到那苦涩的汤药一滴不剩之后,他才松开了我,然后将碗往地上一砸,那碗瞬间支离破碎,就如同我此时的心……我蜷缩在雪地上,腹如刀绞,云墨却冷眼一扫,走过去拾起了我放在那小坑里的勾玉,随后他便抬手一甩,就将勾玉甩向了高高的院墙上,勾玉应声而碎,散落在地。“回落雪宫。”云墨转身就走,一点犹豫也没有。而我,蜷在雪地上,目光却不由地瞥向那碎了一地的勾玉,不是在想云锦,而是在恨云墨,直到那洁白无瑕的冰雪,被我的身下淌出的血水炙化,也不曾有一人敢上前来看我一眼……

第二回 想来看看我死了没有是吗?

发布:2017/12/17 12:59:13

加入书架

 

我的眼前越来越黑,我是不是要去见云锦了?也好,我该去向他赔罪的……“清浅,清浅?”谁在叫我?我身处混沌中,不知天南,不知地北,就连这声音从何处传来也寻不到。我不停地奔跑着,想要找出去的路,可是一片黑暗,没有光明,甚至没有疯,而当年云墨与我说过的话,就这样骤然响在了我的耳畔——“清浅。”“嗯?”“等将来,我当上了皇上,你做我的皇后好不好?”“皇上?可……你只是个皇子,云锦才是太子啊?”“锦皇兄是不是喜欢你?”“云墨,你、你不要误会,我喜欢的,从头到尾就只有你而已,太子他……我不喜欢的。”“我又没说什么,我只是想给你这世间最好的一切,你敦厚贤良,有母仪天下之风,所以,许你后位便是对你我给你最好的聘礼。”“只要能和你在一起,就算是做一对平民夫妻也是好的,后位不后位,我不在乎。”就在我沉浸在这看似甜蜜,却着实让我痛苦万分的回忆里时,耳畔又传来一道声音,“她怎么还没醒?”“回皇上,苏娘娘的身子……至于为何还未醒,这要看苏娘娘自己,想不想醒……”“你的意思是……她不想醒?”“回皇上,正是。”是云墨吗?他来了?他还来做什么?想来看看我死了没有是吗?我不想醒来,不想再见到他,看到他,我就会想到自己是有多么的愚蠢。可,我又听到了云墨说话了,“苏清浅,你若再不醒来,那朕现在就去让你母亲长睡不醒!”我真的不懂,我与他都这般境况了,我若就此长睡不醒,他不更是落得自在么?作何还非要逼着我醒来?可是,我不得不醒来了,我那可怜的母亲,她是我唯一的牵挂了。我抖了抖睫毛,缓缓睁开眼睛,映入眼帘的正是云墨那张极好看的面庞,只是我在他的脸上找不到一丝一毫的担忧,原是我痴心妄想了,事到如今竟怕盼着他能对我还有那么一丝丝的怜悯与心疼。见我醒来,云墨便起身了,“不要以为折腾自己,就能吸引朕的注意。”我苍白着脸,无力地笑了笑,“是吗?那皇上作何还要来这?”云墨怔了一下,“朕只不过不想让人觉得朕薄情寡义。”我轻笑一声,再没了话。云墨敛了敛眸光,“苏娘娘醒了,还不快过来,再给苏娘娘号个脉?”“是。”御医战战兢兢地走过来,指尖搭在了我的手腕上,过了一会儿收了手,便朝云墨拱手道:“回皇上,苏娘娘如今还需要躺在床上休养半个月余,弥补小产的亏虚,只是方才臣也说了,苏娘娘这小产时,在寒风雪地里待了好一会儿,寒气侵体,怕是……日后再也不能为皇上绵延子嗣了。”我的心猛地一颤,我……我再也不能……呵呵……呵呵……云墨,你亲手杀了我们的孩子,还害得我再也不能生育,你的良心真的就不会痛吗?然而,云墨淡淡地扫了我一眼,“朕若是想要孩子,还怕没有女人生吗?”

第三回 无人问津

发布:2017/12/18 11:28:05

加入书架

 

御医一惊,赶紧低头拱手,“是,是,臣说错了,臣说错了,还望皇上恕罪。”云墨不想理会他了,便挥了挥手,“退下。”御医得了赦就忙不迭地离开了。而云墨也只是看了我一眼,我却别过头去,不想与他对视,大概也是这一别头,让我错过了什么。云墨没再说话,我只听到他离去的脚步声,才转过头来,看着大殿门口,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。想要不在意,可是,假装的不在意,终究是假的。云墨那句“朕若是想要孩子,还怕没女人生吗?”就像是把刀子,反复扎着我的心,那么的痛。而云墨,他的良心,大概真的不会痛吧。在床上躺了半个月余才下的地,这半个月来,云墨都没有再踏足过我这清浅宫,而伺候我的这些人知道我不得宠,竟是对我不管不问,有时候我想要什么,要喊了好几声,才有人懒懒散散地应下我。呵,做妃子做到我这般,也是没有谁了吧?不过,我倒也不甚在意,没人跟着眼前拍马屁倒也清净自在。我这清浅宫就像是冷宫一样,我一人坐在廊前,任由冷风呼呼吹,左不过比不得我的心冷,过去的种种历历在目,如今的一切却是一片疮痍。我在想,既然云墨对我已经没了从前的情意,那作何还要将我收为妃子?这个问题,我想了许久也想不明白,只是,不明白就不明白吧,这些已经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,我得想办法,逃离,起初还有个孩子,如今孩子没了,我只能带着我那疯了,被关在苏府一间陋院里的母亲一起走。只是我一人,如何逃,如何还能带着母亲一起逃,此事还是要从长计议。而这时,一道尖锐的声音打破了我的深思……我抬头望去,是我那当了皇后的妹妹苏落雪来了,我着实不想理会她,可是,她却不会那么容易想放过我。“姐姐宫里还真是冷清啊,若不是知道这是清浅宫,妹妹当真要以为这是那无人问津的冷宫呢。”苏落雪走着盈盈莲步,宫女寸步不离地搀着,当真是有派头极了。我淡淡地笑了笑,“那你还来做什么,也不怕被我这冷宫给冷着了么?”“姐姐说的哪里话,就算这是冷宫,妹妹也是要来看一看姐姐的,谁让你我是亲姐妹呢?”“呵,你说错了,我们不过是同一个父亲,还没那么亲。”不等苏落雪说话,她一旁的宫女就指着我骂道:“真是大胆,不尊称皇后也就罢了,皇后亲自探望,居然还冷言冷语相待,当真是欠收拾,如此为人,难怪不招人待见。”苏落雪听后抬手示意她闭嘴,“好歹,人家也是娘娘,你一个宫女,怎的能如此说她?这要让人见着,定是说本宫管教无妨,还不掌嘴?”“是……”那宫女心不甘地瞪了我两眼之后,就开始自己掌掴自己。我却不以为然,苏落雪这又是何必呢,又没有旁的人在,她何须这般惺惺作态?就在我对她嗤之以鼻的时候,旁的人来了。云墨走进了殿里,一眼便看到了我一脸讥讽的模样,遂问苏落雪:“这是怎的了?”苏落雪抿着唇作出一副惹人怜的模样,但就是不说话,似是受了很大的委屈一般。倒是一旁不停掌掴自己的宫女哭着说道:“回皇上,原是奴婢的不是,苏娘娘出言不逊,奴婢替皇后娘娘抱不平,便回了几句嘴,皇后娘娘念着姐妹情分,又顾着尊卑之分,说是奴婢不该与苏娘娘顶嘴,便罚了奴婢掌掴自个儿,可是皇上,奴婢不怕罚,就怕皇后娘娘受委屈,您可一定要替皇后娘娘做主啊!”云墨听完之后,便走到了苏落雪的身边,将她揽入怀里,柔声安慰道:“傻瓜,怎的受委屈了也不说出来,若不是这宫女忠心,把这一切说出来,你是不是自个儿咽下了?”苏落雪细声细气的样子,一点也没有了方才的气势,小鸟依人地靠在云墨的怀里,说道:“臣妾不想惹的皇上心烦,左不过是臣妾和姐姐之间的几句家长里短的话,哪里有甚的委屈。”云墨刮了一下苏落雪高挺的鼻梁,“你看看你,这小委屈的模样,口是心非,你不用怕,朕替你做主便是。”

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