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活的“偶遇”(8) - 简书

字数 1626阅读 61

      下个星期日本要举行参议院的选举。送到我们家的选票多了一张,这是儿子的选票。儿子很高兴,因为他终于可以参加选举了。本来儿子还不到20岁,还没日本成年的法定年龄,也就没有选举权。但是因为选举法的改定,从2016年6月19日开始,18岁以上的未成年人也可以参加选举了。因此全国选民一下增加了两百多万人。2016年7月10日,日本历史上第一次举行了有年满18岁的未成年人参加的参议院选举。当时儿子才16岁,当然不能参加。2017年10月22日又举行了日本历史上第一次有年满18岁的未成年人参加的众议院选举。但这个选举日还是离儿子18岁的生日差了两个星期,因此他还是没有资格参加。班上有好几个比儿子大一些的同学都去投票了,儿子很是羡慕。今年3月又有了一次选举,这时虽然儿子已经满了18岁,但是我们刚搬家到了一个新的地方,而按照规定在一个新住址没有住上三个月也是不能参加选举的。因为刚住到一个新地方,对候选人知之甚少,很难能做出给谁投票的正确选择。所以儿子又错过一次选举。下个星期的参议院选举,我们在新地址已经住了三个月以上了,所以儿子就有资格参加选举了。因为是一个“好不容易”等到的权力,儿子很高兴。

      现在日本的年轻人很多都对政治不关心,没兴趣,愿意投票的年轻人也很少。投票率已经下降到了百分之五十多,也就是说有几乎一半的拥有选举权的人不去投票。儿子好像有点儿不一样,他一直对政治比较关心。而且除了自己一直想参加选举以外,他对其他年轻人不愿意去投票也有自己的想法。他认为不去选举是这些人放弃了自己的权利。现在因为老龄化,日本好多国家政策都是比较偏向老年人的。如果这个时候我们年轻人还不参加投票选举,发表主张我们自己的意见,那么以后我们的生活在政策上吃亏了就不能怪别人了。

      儿子对政治比较关心是因为受到了很多方面的影响。首先是受了老公的影响,另外就是社会的影响。还在儿子上幼儿园的时候,老公每次去投票的时候,他都会带上孩子一起到选举会场去。同时当场给儿子解释选举的过程是怎么回事。儿子大一点以后,每天看报纸的时候,两个人经常会讨论报上的有关报道或评论。从小学到高中,学生要学一门叫“社会”的课程。这个课程就要学习关于日本社会的政治、经济等很多方面的东西。大学高考的全国统考有一门科目叫“公民”,里面包含了“现代社会”、“伦理”、“政治・経済”的课程,考生必须从中选择一门来考试。还在小学的时候,老师就专门安排一个整天的时间,带孩子们去国会议事堂参观。让孩子们亲眼见识、体会国政的议事氛围。

日本的国会议事堂

      日本的议员都是由自己居住的地方的选民投票选出来的。如果落选了,就会有好几年的时间“失业”,没有收入。所以本地的选民就是这些政治家的“父母”。因此即使是在任的议员平时也努力和本地居民搞好关系。儿子大概还在上小学生三、四年级的时候,有一天我去附近的公园,看见好几个孩子围了一圈,在听一个人说话。儿子也在那里。我仔细一看,原来是我们这个选区的众议员。这个人的外公和舅舅当过日本总理大臣。他父亲也当过什么大臣。这样的人被叫做“世袭政治家”。从2005年他自己迄今一共当选过4次众议员。我心想这个人是众议员,他在给这些小学生们说政治吗?孩子们能听懂吗?于是我走了过去。现在我已经记不得他当时具体给孩子们说了什么话,只是记得他想在日本进行选举改革,把现行的间接选举改为向美国那样的直接选举。还记得孩子们和他有说有笑。不久以后,又看见他的办公室贴出通知,组织孩子和家长到国会议事堂参观,让家长们报名,届时由他给大家作国会议事堂的“导游”。虽然日本的国会议事堂不需预约(10人以上需要预约)就可以免费参观,但有一个议员做“导游”,可能会介绍得更生动、有趣吧。还有一次在车站看见他在感谢前一天选举时给他投票的选民。因此我觉得他还算一个比较接地气的政治家,对他的印象不错,后来遇到选举,我就支持老公投他的票。前两天谈到选举的事情时,儿子说,如果我们不搬家的话,下次的众议院选举,说不定我会投他的票。看来十年前这个众议员那次和那些小学生们的交流有回报了。